西藏宗教界新年团拜会在拉萨举行

Written by on 2020年1月7日 in yobo官网

中新网拉萨12月31日电 (张伟)2019年12月31日,在2020年元旦到来前夕,西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自治区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在拉萨举行新年团拜会,向来自拉萨、日喀则、山南等7地(市)藏传佛教寺院僧人及各宗教界人士致新年慰问和祝福。

西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自治区宗教事务局党组书记俞允贵作新年致辞时表示,回顾2019年,在宗教领域,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换届工作圆满完成,“遵行四条标准,争做先进僧尼”教育实践活动深入推进,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展览和培训班成功举办。

从事后的电子账单上的时间来看,小林很迅速地用老林手机里支付宝和微信钱包中的1000多元在自己的抖音账号里进行充值并购买了抖币。随即,小林开始了疯狂的打赏送礼,在几十分钟内就花完了价值1000多元人民币的抖币。

让正处于缺乏自我约束能力阶段的未成年人对自己进行约束,这道题,抖音出得太难了!

陷入“死循环”的老林,在数次联系未果的情况下,只能向新民晚报投诉热线求助。

图为12月31日,西藏宗教界新年团拜会在拉萨举行。张伟 摄

当记者以媒体身份联系到抖音的公关部门后,抖音方便随即表示,只要老林能出具相关材料证明充值、打赏是未成年人小林的私自行为,这笔钱可以退。老林退钱受阻的遭遇,是客服人员没有按照公司规定进行有效答复和对用户进行退款操作的指导。

10岁男孩小林平时爱拿父母手机刷抖音,爸爸老林虽然对此心中不乐意,也没坚决反对。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11月底,小林竟然一夜间花了近2万元打赏某抖音女主播,更令他想不通的是,当他打电话到抖音客服处,试图追回时,对方竟然答复,钱已经打赏花掉了,无法退回。无奈之下,老林向新民晚报投诉热线诉说了自己的遭遇。

老林从记者处了解到抖音的回复后,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但当记者询问抖音公关,小林在注册时如实登记了自己真实年龄,为何抖音后台却没有按照青少年模式及时关闭该账号的充值、打赏功能?抖音给出的回复是:注册账号无需上传用户个人身份信息,个人主页的年龄由用户自主填写,平台无法核验。换言之,抖音对用户的青少年模式是否开启的判断,采取由用户进行自我管理的办法。

一天后,老林偶然查看支付宝余额时发现了端倪。当他跑完两家银行后,彻底傻了眼。而一开始坚决否认的小林,也终于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身为复员军人,老林颇具法律意识,当他研究了抖音公布的各项条款后发现,未成年人若要给自己账号充值,需要征得监护人同意。“作为儿子的监护人,我根本不知道,更谈不上同意。”老林告诉记者,随即他通过抖音APP上公布的客服电话试图追回儿子打赏花掉的近2万元。但抖音客服在得知这笔钱已经被打赏花掉后,告诉老林,这个他(她)管不了,需要老林去找总部。但如何联系总部,他(她)无法告知具体联系方式。

但千元级别的打赏,显然并未让小林尽兴。随即,他又从爸爸的两张银行卡上转账了18000元左右。打赏狂欢持续了数小时,万金散尽,小林删去了所有转账记录后,将老林的手机放回原处。而此时的老林,好梦正酣。

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副会长洛桑巴·赤列曲桑活佛表示,作为西藏宗教界代表,2019年与全区各族各界民众一道,先后迎来了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事、喜事很多。新的一年,要弘扬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应有的贡献。(完)

11月28日,周四晚,老林在床上看了会电视就进入了梦乡。即便在梦中,他也没有想到,凌晨1点多,儿子悄悄起床拿走了他的手机。

«